記憶和歷史之中的青島郵電局

2021-01-16 22:27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27379)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劉宜慶

一百多年前的青島,德國人發出來自遠東的問候,在新年到來之際,向遠方的親人郵寄明信片。一百多年之後,手機和網絡,改變了人們的社交方式,快捷而輕鬆。從郵寄信函、明信片到電子信件,從電報到視頻電話,一百多年來,郵電和通信的變革,彷彿是人類科技文明的一個縮影。

回顧青島的百年郵路,1893年是一個起點。清政府在膠澳總兵衙門後山的楊家村(今市北登州路一帶)設立了青島第一個近代通信機構——膠澳電報房,青島郵電邁出第一步。隨後,在台東一路建立了電報房,即台東郵電局的前身。2012年4月11日,台東郵電局被拆除。前幾天,經過台東,發現台東郵電局原址正在施工,據報道,台東郵電局附近將改建城市綜合體與城市廣場兩大地標性建築。從歷史延續而來的台東郵電局,不僅僅是一個地標的變革,也是百年青島變動的見證。

1898年3月,德國強迫清政府簽訂了《膠澳租借條約》。青島的郵電進入了德佔時期的軌道。根據中德郵政章程,雙方可在膠澳設置各自的郵政、電報機構。氣候,德國先後組建了郵政、電報、電話等機構。位於廣西路和安徽路路口的膠澳帝國郵政局(安徽路5號),於1901年建成。這棟樓房自從誕生那一刻起,就成為青島郵政的樞紐和象徵。在德國佔領青島的17年中,除了代表司法公正的帝國高等法院外,只有膠澳帝國郵政局可以不受總督府的直接管轄。由此可見,郵政的獨特地位。膠澳帝國郵政局是一座具有紅色外牆的德式建築,面向兩個街口的轉角處各聳立着一個方尖塔樓,閣樓設有弧形老虎窗,如同睜開的眼睛,眺望着海上的郵輪。整棟紅樓,線條流暢,造型華美。

如同紅色是這棟建築的胎記,在歲月變遷中不改容顏。在不同的年代,郵政通信的功能不變,一直是它的顯著特色。青島解放後,該建築為青島市郵電局辦公營業大樓。2010年11月,由青島聯通公司出資修建成青島郵電博物館並正式對外開放,共有1000多件關於電信郵電的物件展出,這是山東省內首座郵電博物館。青島郵電博物館吸引了海內外的遊客。這裏開發的慢寄明信片(在遊客要求的時間郵寄)的業務,被遊客津津樂道。

1914年,是青島的又一個轉折點。是年8月,日德青島之戰,壓迫着每一個在青島生活的人,郵電通訊受到影響。人們紛紛逃離青島。到了1914年9月份,青島成為與世隔絕的城市。衞禮賢在日記中寫道:“所有的中國人都跑光了,所以郵局裏混亂不堪,尤其是涉及中國信件的寄送。每個人必須親自到郵局取信。”

日本第一次侵佔青島,在大窯溝和小鮑島一帶開發商業和居民區。位於堂邑路的日本青島郵便所誕生了,這棟臉面略呈弧形的日本建築,屹立在堂邑路和市場三路的路口,成為青島郵電的象徵。因為靠近大窯溝,也被稱為大窯溝郵電局,也是一個顯著的地標。堂邑路郵電局,連接着中山路和大窯溝,成為青島最繁華的商業區的標誌性符號。

這座郵局已於1984年被拆除改造。重新蓋起的這棟建築,風格與老建築完全不一樣,但建築的使用功能仍是郵政和通信。上世紀80年代,這裏的郵政業務非常繁忙,往國外發信件,與中國港台地區通信和電話,別的郵電局都不能辦,就到堂邑路郵電局辦理。堂邑路郵電局裏面長途電話隔斷非常多,在電話還沒有進入家庭的時代,排隊打長途的人們,留下了一個時代的記憶。

2000年前後,半島都市報社在濰縣路上,我經常去堂邑路郵電局給全國各地的作者寄樣報,有時去堂邑路郵電局報刊亭子買文學期刊。每次去,我都會經過這個市場三路的大台階,看到算命和看相的先生坐在台階上,放着一筒籤子,或者測字算命的紙張。迷信的東西,和堂邑路科技的東西,隔着一條馬路,相伴相生,可謂城市裏一個別有意味的場景。

2014年夏天,經過堂邑路郵電局,感覺郵局的業務不再那麼繁忙。市場三路的大台階徹底的消逝了,幾條高架橋凌空飛躍。長途電話的時代早已成為背影,膠州灣海底隧道都已經通車了,迅速進入手機上網的時代,通信在4G的網絡上四通八達,但反映青島一百多年來城市風貌的新老明信片,仍然在郵寄的路上。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