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有沒迎來漲價潮?聖元、飛鶴、惠氏、健合、雅培、菲仕蘭等這樣説

2021-01-16 16:41 小食代閲讀 (60313) 掃描到手機

繼不久前伊利、蒙牛基礎白奶被指漲價後,近日有消息稱部分嬰幼兒奶粉品牌也開始提價了。今天,小食代在多家奶粉企業中進行了一輪摸查。其中,不少大品牌均表示目前“沒有漲價計劃”,也有業內人士稱行業近期不會出現“漲價潮”的現象。

到底本輪奶粉商決定漲價和不漲價,背後的邏輯是什麼?下面,我們來一起看看。

昨日有媒體消息指聖元和蓓康僖多款產品已經提價。

上述報道引述經銷商反映稱,自2021年1月1日起,法版聖元優博提價40元至358元,法版優博2段提價60元至338元,法版優博3段提價60元至328元。另外,蓓康僖旗下的三款羊奶粉也有10~30元不等的漲價。

對此,聖元方面今天證實,其最近確實調整了經銷商零售統一價格,不同產品漲幅不同,但總體而言漲幅不大。

該公司表示,此次調價主要是考慮經銷商權益。“最重要的是疫情影響了原料的價格上漲,造成終端價格不穩定。我們給了統一的零售指導價,主要考慮經銷商權益。同時,我們也會推出許多市場活動,讓消費者受益。”聖元説。

今天,一位從事奶粉生意多年的業內人士透露:“前段時間,有一些海外品牌已經先漲了,國內品牌今年也有漲的。其中一個漲價原因是疫情發生後大家業績難做,運營成本相對來説增加了,尤其是海外品牌。”

據瞭解,一些“洋品牌”的價格調整甚至發生在去年中。根據小食代看到的某知名品牌當時在海外市場發出的調價函,其平均漲幅為3.2%。

至少從目前情況來看,奶粉行業還未出現新一輪漲價潮。

在今天接受查詢時,貝因美、飛鶴、菲仕蘭、健合、藍河乳業方面均表示“目前沒有漲價計劃”,惠氏、雅培、雅士利也稱“近期沒有漲價計劃”。截至發稿時,達能方面表示還需要了解情況。

“漲價只是個別廠家的行為,不會形成行業漲價潮。”一位國內奶粉企業高管分析稱,奶粉行業目前並不具備漲價的條件和時機。

“第一,乳清粉等部分嬰幼兒奶粉原料的關税下降了。第二,由於疫情令海外版產品銷售受阻,市場需求下降導致原材料供大於求,原料成本沒有漲價動力;第三,現在整體奶粉生意吃緊,渠道庫存不低。”他説,“現在喊漲價的主要是國產品牌,大都也只是經營策略的需要,而不是成本導致的漲價需求。”

上述業內人士也表示,在過去多年間,奶粉的產品成本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國產的可能是40~50元之間,進口的也就是70元左右。”他説。

雖然漲價潮看起來暫時不會到來,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國內奶粉市場的平均售價水平近年卻在一路走高。

據上述資深人士介紹,近年來,主流奶粉的價格水平已經從200多元上升到300~400元了。“現在基本上核心品牌的終端零售價都已經到350元以上了,350元左右的超高端區間是賣最多、增長最快的一部分。”他説,隨着廠家高端產品佔比提高,價格相對低的奶粉便被擠出了貨架。

在這背後,是不斷加速的高端化趨勢。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曾指出,由於對高端產品的需求增加,嬰幼兒配方奶粉價格也在持續上漲。可以看到,許多奶粉品牌也在通過推出差異化新品、升級原有配方等方法來迎合這一需求。

對於定價更高的奶粉大量湧現的背景,上述資深人士認為主要由兩個原因導致,一是三聚氰胺事件後,消費者逐漸形成了“奶粉貴的就是比較好”的印象。二則是廠家運營成本上漲,如營銷推廣費用和用人成本等。

該人士又推測,不排除最近漲價廠家還有兩個考慮,一是推動旗下產品躋身主流價格帶,二則是通過提高毛利率,令經銷商和門店更有動力進行銷售推廣。

那麼,隨着性價比產品在疫情下更受歡迎,奶粉的高端化趨勢會有所放緩嗎?

持有肯定看法的,包括了美贊臣母公司利潔時的國際高管。去年10月,利潔時首席執行官Laxman Narasimhan明確表示,中國奶粉市場出現了“高端化放緩”的趨勢。他指出,實際上可以看到,“不同渠道的價格競爭都更加激烈了”。

事實上,疫情此前帶來的渠道高庫存,甚至影響了知名奶粉商的節奏。例如,a2表示,疫情對嬰幼兒營養品業務帶來了許多影響,包括去年早些時候在華去庫存和澳洲代購業務受到衝擊。達能也表示,影響中國市場奶粉銷量的不利因素還與渠道物流相關,這是由疫情導致的跨境渠道收縮和去庫存引發的。

不過,上述資深人士分析,疫情可能帶來了短暫影響,但長期來看,奶粉高端化的趨勢仍會加速發展。“高端佔比會越來越高,中低端的、性價比更高的奶粉會逐漸淡出,可以説這是必然的。”他説。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此前的預測數據,預計2023年中國的嬰幼兒配方市場的零售銷售價值約為3427億元,其主要推動力之一是高端市場的增長,預計奶粉平均每公斤售價屆時將達到486元,而2018年時為421.7元。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