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塑令”實施首周:可降解塑料袋漲價15% 紙製品企業滿負荷生產

2021-01-12 08:07 每日經濟新聞閲讀 (30594) 掃描到手機

原標題:限塑令實施首周:可降解塑料袋漲價15% 紙製品企業滿負荷生產

史上最嚴“限塑令”已經落地!

一次性塑料製品正在梯次退出,但形成的巨大市場真空誰來填補?《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帶着問題,分別從最熱的替代品——可降解塑料、紙等入手,採訪行業專家、一線企業,發現了一幅“限塑令”風口下的行業百態圖。

記者調查發現,可降解塑料原材料PBAT一個月漲價達13%,可降解塑料袋短短一週每噸竟漲了4000元。股價也從另一個角度説明替代品“火”了:金髮科技(600143,SH;昨日收盤價21.4元)開年以來漲幅超20%;中糧科技(000930,SZ;昨日收盤價9.37元)開年以來上漲超10%。那麼,未來市場到底誰主沉浮?

可降解塑料袋每噸漲4000元

2021年一開年,記者就在北京某連鎖超市發現,此前的普通塑料袋已經全部替換為可降解塑料袋,相同規格價格由0.4元/個漲至1.2元/個。

“限塑令”落地,替代品火了。河北一家塑料企業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可降解塑料原材料比較緊張,不好進貨,短短几天每噸價格就從2.4萬元左右漲至2.6萬元左右。

新疆望京龍新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馮巖也向記者表示,2020年12月初,可降解塑料原材料PBAT的價格是2.3萬元/噸,1月初已經漲至2.6萬元/噸,短短一個月漲幅達13%。

在上游原材料大幅漲價帶動下,可降解塑料袋價格水漲船高。河南鄭州的一家塑料袋生產企業工作人員坦言,現在很多塑料袋廠商都在漲價,元旦之前,可降解塑料袋的價格在2.6萬元左右/噸,現在已經超過2.8萬元,有的廠商甚至抬到3萬元每噸,漲幅達15%。

即便漲價,仍然一貨難求。記者採訪了多家塑料袋製造企業,所有企業都表示沒有現貨,需要提前下單,一般半個月左右才能提貨。上述鄭州塑料袋生產企業工作人員稱,有一些公司的訂單已經排到一個月後。

這一情況在“塑料之鄉”桐城得到證實。安徽省桐城市的一家塑料製品加工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最近訂單很多,老客户的訂單已經排不過來,新客户只能春節後再説。

不僅僅是生物可降解材料及其製品,紙盒、紙吸管也沒貨。位於温州市蒼南縣的一家紙業生產廠家告訴記者:“我們已經24小時滿負荷生產,銷量特別好,供不應求。由於忙不過來,那些在紙盒、紙袋上有印刷需求的訂單已經不接了。”

記者以購買者身份諮詢一家餐飲包裝廠家,廠家回覆記者,白色長方形紙餐盒沒有現貨,現在只有不印刷的牛皮紙盒,價格是0.495元/個。另一家包裝廠家也告訴記者,1萬個紙餐盒起訂,得等10~15天,沒有現貨。

記者向一家主營紙吸管、食物紙盒的廠家詢問長度為197mm的紙吸管價格,該公司一位邱姓經理表示,0.09元/支,沒有現貨。“現在訂單非常緊張。我們報的是最近的價格,如果原材料有大幅變動,我們的價格也可能調整。”廠家報價後要求記者儘快決定是否需要,同時表示也有其他客户想要。

“限塑令”在各地加快落地,不可降解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具等製品梯度退出,新的產業風口已然到來。從市場來看,白卡紙、可降解塑料等製品成了“限塑令”下炙手可熱的替代產品,各路資本蜂擁而入,激烈廝殺。

焦點替代品之一:白卡紙

“限塑令”推動了以紙代塑的新趨勢。其中,質地平滑、耐磨防水的白卡紙被認為是最佳選擇。

白卡紙是一種高檔包裝材料,主要用於高檔禮盒、化妝品盒、吊牌、手提袋、宣傳畫冊、高檔明信片、中高檔煙包、飲料包、紙杯、麪碗等。肯德基、麥當勞用來裝漢堡、雞塊的紙盒,喝飲料用的紙吸管,超市貨架上用紙盒包裝的餅乾、小蛋糕、鮮奶,這些食品包裝都是由白卡紙做成的。

某白卡紙生產上市公司負責人李經理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白卡紙目前確實比較景氣,從2020年6月份起,公司接單基本上就是滿接狀態。現在該公司的生產線都是滿負荷生產,能產多少量就接多少單,接滿後就不會再接。

“我的客户羣體裏,食品類包裝的客户2020年在增多,這都是因為‘限塑令’。12月份海南全島禁塑,未來一次性塑料製品都會受限,替代的紙質餐盒、紙杯將大幅增加。後續我們會往食品包裝類白卡紙傾斜。”李經理説道。

除了“限塑令”,國家禁止“洋垃圾”進口也提升了國內白卡紙的需求。李經理解釋,我國2021年開始禁止廢紙進口,廢紙是白板紙的原料,白板紙和白卡紙在用途上類似,都是包裝用紙,隨着白板紙原料受限,產量會越來越少,因此白卡紙銷量會增加。

大型漿紙纖垂直一體化企業——亞太森博(山東)漿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2020年1~11月,公司白卡紙已生產55萬噸,同比增長7%左右,預計全年產量60萬噸,並且能夠實現產銷平衡。從銷量上看,2020年8~9月銷量較好,“限塑令”為公司帶來了積極變化。

據瞭解,目前主要有四家企業佔據國內白卡紙市場。根據中證鵬元資信數據,2019年我國白卡紙總產能約1092萬噸,前四家紙企中,APP金光紙業產能約312萬噸、博彙紙業(600966,SH)約215萬噸、晨鳴紙業(000488,SZ)約200萬噸、萬國太陽約140萬噸,合計佔比79.40%。APP金光紙業2020年收購了博彙紙業,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限塑令”使得原本低迷的白卡紙價格快速反彈。8月末以後,規模紙廠連續發佈漲價函。卓創數據顯示,2020年12月份250~400g平張白卡紙市場現金成交含税月均價6978元/噸,環比上升4.11%,同比上升22.02%。這一價格較2020年的低點6月月均價5275元/噸,增長了32%。截至2020年12月31日,250~400g平張白卡紙市場主流成交含税參考價為6800~7200元/噸。

卓創資訊造紙業分析師高巖向記者表示,規模紙廠拉漲意願明確,但春節訂單尚不明朗,市場不確定性因素較大,且整體紙廠供應穩定,預計1月白卡紙市場價格穩中上漲,建議關注規模紙廠春節期間排產計劃。

需求快速增加,價格迅猛上漲,市場必然會加快擴大產能。李經理向記者表示,目前,國內的白卡紙產能比較穩定,每月100萬噸左右。需求上漲,導致供求關係發生變化,未來肯定會促使行業加快產能增長。

高巖告訴記者,從已經公佈的信息來看,未來3~5年白卡紙新增產能1000萬噸左右,實際落實可能會根據市場需求有所調整。但要注意的是,在2021年四季度以前沒有新增產能,就目前來看,白卡紙價格還有部分拉漲空間,紙廠利潤較好。

幾位紙企人士都在接受採訪時流露出對白卡紙市場的樂觀態度,擴產計劃也非常明確。

2020年11月10日,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人民政府網站公示了黃岡晨鳴紙業科技有限公司林紙一體化項目環境影響評價信息,該項目總投資125億元,一期年產白卡紙138萬噸、二期年產白卡紙36萬噸。

2020年3月,聯盛紙業林漿紙一體化項目簽約,總投資約220億元,白卡紙產能一、二期建設均達年產100萬噸。

受紙價上漲影響,企業利潤大幅改善。博彙紙業三季度業績公告稱,2020年前三季度營收約93.27億元,同比增長43.43%;淨利潤約5.27億元,同比增長284.72%。

股價方面,博彙紙業在2020年下半年翻倍增長,1月11日收盤漲至17.2元/股,創歷史新高。太陽紙業(002078,SZ)也在2021年1月8日創下歷史新高17.29元/股;晨鳴紙業在2021年1月8日盤中漲至7.96元/股,是2019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焦點替代品之二:可降解塑料

除了白卡紙,可降解塑料也是被看好的替代品,這一點從相關概念股的表現可見一斑。可降解塑料中PLA(聚乳酸)和PBAT(聚己二酸/對苯二甲酸丁二酯)是目前最主流的兩種原材料。

記者梳理髮現,2020年3月~8月,可降解塑料龍頭企業金髮科技股價漲幅超過150%,2021年開年以來漲幅已超10%;國內乳酸巨頭金丹科技(300829,SZ)2020年4月到9月股價漲幅達337%,2021年開盤首日股價漲幅超7%;中糧科技2020年2月~8月股價漲了近1倍;彤程新材(603650,SH)更是在短短兩個月內股價漲了2倍。

最嚴“限塑令”毫無懸念地帶火了PLA和PBAT。金丹科技在2020年半年報中提到,未來3~5年將規劃設計建設10萬噸PLA工程項目。

記者以採購者身份諮詢時,金丹科技國內貿易部負責人直言:“我們現在只有丙交酯(生產PLA的中間體),聚乳酸暫時還沒生產,要到一年多後才能有貨。”

金髮科技的可降解塑料業務由其子公司珠海萬通化工有限公司負責。珠海萬通相關負責人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目前金髮科技PBAT聚酯合成及配套的改性專用料年產能8萬噸,從2019年底開始已接近滿產滿銷。

望京龍目前正投資建設一個年產130萬噸PBAT產業鏈項目,其中啓動項目年產10萬噸。公司總經理馮巖對記者表示,之前手裏有幾百噸貨,但現在已經所剩不多。

此外,經過20多年發展,安徽豐原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在生物化工材料製造領域掌握聚乳酸全產業鏈技術。公司銷售部副部長王濤負責聚乳酸銷售,他表示,公司目前有3.3萬噸產能(其中3萬噸於2020年8月投產),日產能基本接近滿負荷,在100噸~120噸。

王濤及部門的幾個同事是2020年春節後從其他銷售組調過來負責聚乳酸銷售的。問及近1年來印象最深的事,王濤笑稱:“不用費心出去開發客户,天天都有人來找你,一天至少要接幾十個電話;來的人也很多,天天都要應酬。”

王濤補充説,當然也不是完全不用出去,剛開始也得告訴市場我們有這個產品了,從6月份到現在參加了至少十多場展會。

“市場需求增加,工作人員繁忙是肯定的。”珠海萬通前述負責人表示,2020年“限塑令”發佈以來,負責國內市場的業務經理出差頻率較以往大大增加。“以前國內市場需求不大時,我們主要精力在國外,現在國內需求起來了,我們也非常重視國內市場渠道的建設和產品推廣。”

“有市無貨”是多位受訪人的一致感受。一位不願署名的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到一組數據:中國每年約消耗購物袋400萬噸、農膜246萬噸、外賣包裝260萬噸,且隨着快遞、外賣業務的快速發展,塑料需求持續增長。“全球的塑料消耗量是3.59億噸,這個替代量級別就更大了。”該分析師説。

但目前的產能供需嚴重失衡。他介紹,近一兩年上了一些新產能,之前PLA全球約有24萬噸產能,國外只有Nature Works、Corbion-Purac兩家公司有產能,國內只有浙江海正有1.5萬噸產能。PBAT全球產能是30萬噸,國內、國外分別有15萬噸。

珠海萬通前述負責人表示,在“限塑令”出台前,PLA和PBAT的成品市場主要在國外,中國扮演的角色是加工和出口。其中PBAT國內有數個廠家生產,佔全球產能的30%~50%,供應和價格比較穩定;PLA中國之前產能僅佔全球不足10%,不具備市場定價權。

而海南率先出台“限塑令”,被業內認為是拉動國內可降解塑料需求的一個信號。受益於歐盟國家禁塑政策的推進,加之2020年國內“限塑令”出台,很多企業開始搶貨。

相對而言,PLA漲幅較大。記者瞭解到,目前豐原集團和金丹科技對外報價都在3.2萬~3.3萬元/噸,相較於一年前的2萬元左右,漲幅在60%~65%。

珠海萬通前述負責人表示,目前國內PBAT市場價格在2萬~2.5萬元,PLA市場價格在2.5萬~3.3萬元。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近期有地方PBAT價格已漲到2.6萬元/噸。該負責人認為,國內PBAT/PLA的生產技術較世界最領先水平還存在不小差距,產品也有明顯差異,這也是市場上PBAT、PLA價格跨度大的原因。

在需求和利潤的共同刺激下,很多企業躍躍欲試,各大公司爭相上產能。王濤告訴記者,除了現有的3.3萬噸產能,公司還有共計37萬噸的PLA產能正在建設中,預計2021年投產。

其他頭部企業也不甘落後。前述珠海萬通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正在抓緊調配資源,加快擴產進度,目前進展順利,2021年將會有一條新的6萬噸PBAT聚合線投產。

不過,前述分析師表示,新建產能需要申請環評報告、準備土地、購買設備、進行安裝調試等環節,從建設到投產還要1~2年,短期內難以滿足暴增的市場需求。

上產能、拓市場,站在風口上,PLA和PBAT確實迎來一輪大行情。不過在前述分析師看來,可降解塑料要實現對傳統塑料的大規模替代還面臨不少問題。他認為,無論是PLA還是PBAT,都是完全新生的材料,實現大規模替代最核心的是有產能,這是最大的問題。

除了技術瓶頸,可降解塑料成本高也是阻礙之一。傳統塑料成本1萬元/噸甚至更低,PLA、PBAT的價格是其2~3倍,必將提升終端製品的價格。以超市小號購物袋為例,該分析師介紹,傳統購物袋1個0.14元,可降解的要0.22元,貴了57%;傳統餐盒0.4元,可降解餐盒要2元,漲了4倍。

在珠海萬通前述負責人看來,短期因為供不應求、產能有限,加上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PLA和PBAT的價格有上升趨勢。但從長遠來看,隨着新建產能的落地,供需矛盾緩解,價格會逐漸下調。

誰能填充市場真空?

“限塑令”下,可降解塑料和白卡紙到底誰能稱霸市場?

華創證券認為,生物降解塑料價格偏高、產能有限,紙類產品有望成為中堅替代力量。生物降解塑料行業處於發展初期,產量佔整體塑料比例不足2%;可降解塑料價格約為普通塑料價格的3倍,在價格上不具備替代優勢。相對而言,我國紙製產品產能充分,性能優異,可滿足“限塑令”下的替代需求,通過對比可發現,生物降解塑料每噸價格為各類紙製品的3倍左右。

為此,華創證券測算,2025年白卡紙替代餐飲外賣領域規模有望達到234萬噸,替代商超藥店等零售領域不可降解塑料袋規模有望達到117萬噸。業內也有一部分人持相反觀點。主要原因是紙本身的環保性和應用環境的侷限。

一位塑料行業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説,紙的源頭是樹木,過度採伐對環境有影響。紙在生產過程中也會產生比較多的污染物,造紙行業本身就是污染物排放較大的行業。而可降解塑料產品中,相當部分的原材料來自於石油化工行業,能避免這些問題。

該分析師進一步指出,從產品屬性看,紙的防水性問題如果不能完全解決,將非常影響使用效果。

對此,馮巖也給出了類似的結論。紙杯不漏水是因為裏面有一層淋膜,防水、防燙紙袋裏面有一層無紡布,無紡布就是塑料,所以很多紙質的東西都是跟塑料搭配使用的。因此,未來塑料主流的替代品可能還是可降解塑料,而不是紙。

對於可降解塑料在一些應用領域的規模,高巖給出了預測:預計在2020~2025年達到350萬噸左右。具體增量要根據政策執行力度來判斷。

實際上,記者瞭解到,從2020年初開始,可降解塑料、紙等各個領域的研發步伐明顯加快,甚至還有很多行業外的研究機構和技術團隊跨領域進入。

正如一位企業負責人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説,在巨大的市場蛋糕面前,拼的其實是各種替代材料的技術突破、成本控制等能力,一旦哪一種材料在這些方面取得領先,市場將會快速爆發。

不過,通過多方採訪,記者瞭解到,可能很難有某一種材料完全打敗其他材料,形成絕對優勢。考慮到材料本身屬性、成本控制、消費者使用習慣等諸多因素,最終會形成割據局面。

比如在塑料吸管等領域,紙會成為主要替代材料,可降解材料將成為塑料袋的主要替代,一次性餐具等領域可能是多種材料並存狀態,未來甚至還會有一些複合材料在某些特定領域扮演重要角色。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