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班容易退款難!“學霸君”爆雷、“門薩”關門跑路 市民學費難追回

2021-01-07 07:52 大眾報業·半島網-半島都市報閲讀 (91156)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郝春梅 劉愷琦

近日,知名線上教育培訓機構“學霸君”爆雷事件再次引發了社會對於教育類培訓機構經營狀況的關注,同時引發了更深層次的對於預付費模式的討論。早在2019年7月,六部門就曾發文要求培訓機構不得收取超過60課時或3個月的費用。然而,直到現在,仍有家長不瞭解該規定。

購買教培課程 這些坑您要當心

新年的歡樂氣氛還未消退,知名在線教育機構學霸君“倒閉”的傳言就迅速流傳,學生的課上不了,錢退不回,其破產倒閉風波讓眾多學生家長陷入焦慮。

為幫助孩子提高成績,島城市民曹女士在2019年12月份花費了26900元給孩子購買了180課時的“學霸君”中小學在線一對一輔導。因為費用比較高,在老師的推薦下,曹女士在民生銀行辦理了分期貸款。

“過年期間我們是一直上課的,差不多上到去年3月份,孩子説這個補習效果不是太好,我們就跟老師提出了退費,她當時答應了,但是遲遲沒有給我們提交。”可這錢交上容易,想要退卻遇到了麻煩,曹女士説申請了退課後,平台也給她出具了退款明細,退費課時75節,合計費用為11008.33元。但是現在老師、客服都聯繫不上,課也上不了,可每個月還要還貸款,“最近這兩天聯繫不到他們公司的老師,客服電話也打不進去,打開‘學霸君’的APP裏面已經不顯示任何內容。”

在“學霸君”的網站主頁上,記者看到還留有關於“12·12學霸君囤課節”的優惠介紹。記者也瞭解到,確實有不少家長是在這期間報名或者重新續費的。只是沒想到剛交了錢,僅半個月的時間,就無法繼續上課了。“週五還正常上課,星期天就沒法上課了,剛續交了19000元,一節課都沒上。”市民劉女士説。

據媒體報道,目前“學霸君”上海和北京總部的辦公室已經無法進入,上海辦公室物業公司在勸説用户和員工分流至派出所和勞動仲裁機構,北京辦公室也已上鎖,現場有民警維持秩序。

18000元全腦開發課程,上課無望、退費無門

無獨有偶,市民王女士也因為培訓機構關門跑路事件煩惱了一年多了。

原來,三年前,出於對全腦開發課程的期望和認可,王女士夫妻給雙胞胎女兒在香港中路上的門薩全腦開發機構購買了30000元的線下課程,“當時的課程叫黃金培優,一節課300元,説起來確實不便宜”。上了一段時間以後,因為孩子上學後時間調整等原因,王女士就給兩個女兒暫時停課了,但即便是在停課的情況下,王女士出於對老師的信任和支持,在對接老師希望他們繼續續費的時候,依然選擇了續費一萬多元,並給孩子辦了升班。

“這樣又上了一段時間以後,因為孩子的校外課程有點多,當時就想給孩子停課退費,但是老師又給了新的建議,説可以平時不上課,利用寒暑假到機構去參加集訓。”王女士告訴記者,當時她和丈夫還琢磨着,這種方法也行,既能讓孩子繼續學習,還能把課程都上完,“也不想因為退費與人為難。”

然而,這樣一來一去,時間就到了2019年年底,等到寒假臨近,夫妻二人打算給孩子安排寒假的集訓課時,新的問題出現了:門薩關門跑路了!着急忙慌的王女士就着手跟機構的老師對接,讓她頗感遺憾的是,曾經教過孩子的兩位老師全都不接聽電話,“到這時,我們還有18000元的課程沒有上完,我就挺着急的,通過各種渠道打聽都沒有解決辦法”,在這種情況下,王女士加入了門薩市南區校區維權羣。

“從2019年年底到現在已經一年零一個月了,羣裏的家長該提報的信息都提報了,該報警的也報警了,但依然沒有什麼進展”,王女士給記者翻看維權羣裏的消息記錄,記者發現,接龍提報退費需求的家長一共有87人,大家剩餘課時額度多少不一,額度最多的達到41600元,孩子只上了兩節課,多數家長退費需求在一萬元到兩萬元,額度較少的也有幾千元不等。

“現在的情況是,既沒有人接管我們,也沒有人給辦理退費,這樣消耗了一年多,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王女士感慨説,要是當時不續費就好了,“課沒法上,錢沒法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消息和進展,難道這18000元就如此打水漂嗎?”

教育培訓機構接連“爆雷”,學費難追回

培訓機構關門跑路引發家長集體維權的新聞屢見不鮮,究其根本原因,在於培訓機構持續存在的預付費模式,機構通過優惠、贈課等方式鼓動家長動輒購買一年、兩年,甚至三年的課時費,有的甚至在所謂“優惠”的誘惑之下動用貸款程序,着實讓人心裏捏了一把汗。“給孩子購買教育類培訓課程,不是投資啊,這一點很多家長沒有搞清楚。”市民劉女士表示。

而對於這種現狀,各級各部門已有相應的舉措和要求。日前,青島市發佈《關於進一步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實施意見》,其中明確指出: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培訓費用,每天的培訓結束時間不得晚於20∶30。至於線上培訓課程,早在2019年7月,教育部、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辦等6部門就曾聯合發佈《關於規範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除了要求語數外等學科類課程培訓內容不得超出相應的國家課程標準外,最重要的是,《意見》明確機構不得收取超過60課時或3個月的費用。

然而實際操作中,依然有機構對此置若罔聞,更有家長出於對機構的信任等原因,將其視為一紙空文。“有政策有要求是好事,但是最重要的是執行,希望相關部門在提醒家長注意不要繳納超過3個月或60課時的預付費基礎上,也要加強對培訓機構的監管,如果有機構超額或超期預收費,建議採取重拳打擊,避免留下這麼多的社會矛盾。”市民劉女士由衷地建議。

此外,家長也可關注本市已經全面推行的黑白名單制度,監管部門每年根據校外培訓機構的設置和管理要求,建立負面清單。對未經批准登記、違法違規舉辦的校外培訓機構,予以嚴肅查處並列入黑名單,提醒家長注意不要選擇列入黑名單的機構,避免利益受損。

近幾年,諸如因為預付費購買課程的事情層出不窮。“學霸君”不是近期第一個倒下的教育培訓行業裏的巨頭,就在去年10月,經營近20年且在全國擁有千家校區的老牌培訓機構——優勝教育也“爆雷”了。

優勝教育不只是公司總部一夜間人去樓空,去年10月,媒體接連爆出哈爾濱、瀋陽等多地的優勝教育分校區跑路事件。青島校區也有受波及,有機構表示“獨立運營”,有機構表示已“更名改姓”。據中國基金報報道,從2019年下半年以來,優勝教育在全國各地就輿情頻發,主要涉及培訓退費難、辦學不規範、拖欠員工工資等諸多方面。品牌教育機構關門、跑路事件頻發,觸碰家長心理安全底線,引發不安情緒。

對於家長來説,給孩子報校外培訓班最擔心的就是“跑路”,但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僅2020年下半年,就有多家教育培訓機構出現問題。去年8月,北京巧虎KIDS早教機構宣佈破產,近400名家長追討數百萬元學費;9月,又有媒體曝出“明星體育教育機構”巨石達陣北京直營門店陷入停業危機……

回顧全年,“倒閉潮”幾乎算得上是教培行業2020年度關鍵詞之一。各大小機構突發破產、無限期停課、捲款跑路的新聞經常上演。教育培訓機構出現問題,家長們不僅要擔心孩子後續的課程怎麼辦,更鬧心的是鉅額的學費更是難以追回。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