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擺、倒閉、破產,旅遊業還有詩和遠方嗎?

2021-01-06 15:03 中國新聞週刊閲讀 (63923) 掃描到手機

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旅遊業遭受重創,上萬家旅遊企業註銷,倒下的知名旅企、景區不在少數。然而經此疫情,也讓旅遊從業者看到了新的生機,催生出旅遊直播、雲看展、雲旅遊等新業態,推動“互聯網+旅遊”的發展。

伴隨2021年的到來,後疫情時代,旅遊業該如何發展?將面臨哪些機遇和挑戰?

停擺、倒閉、破產

2020年1月24日,受疫情影響,文化和旅遊部緊急通知,要求全國旅行社及在線旅遊企業暫停經營團隊旅遊及“機票+酒店”旅遊產品,旅遊業至此陷入停擺。在此情況下,攜程、飛豬、去哪兒等在線旅遊平台公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退票退款”危機,而線下旅遊企業更是陷入“寒冬”,無數旅遊相關企業倒閉、破產。

根據公開數據,截至3月27日,我國總計有6456家涉旅企業註銷,包括1670家旅行社,46家景區相關企業,1890家酒店以及274家航空類企業,北上廣三地佔了全部註銷企業總數的19.8%,其中不乏一些知名旅企和景區。

2020年2月,“中國出境旅遊O2O第一股”百程旅行網宣佈關閉並啓動清算準備;4月,途家民宿叫停20城直營業務,北京市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宣佈停工、停產;更有一些國家級5A、4A景區宣佈重整破產,如河北的野三坡、河南洛陽的養子溝等等。

停擺大半年,隨着跨省團隊旅遊的恢復,旅遊業迎來曙光。7月14日,文化和旅遊部辦公廳發佈《關於推進旅遊企業擴大復工復業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恢復跨省(區、市)團隊旅遊及“機票+酒店”業務,同時調整旅遊景區限量措施,最大承載量由30%調至50%。

不過短期內旅遊業並未迎來較大的恢復,一是上半年受疫情影響人們的消費變得更加理性,二是雖然疫情防控進入了常態化,但出於對安全的考慮,人們對出行遊玩還是抱着觀望的態度。

在此情況下,上市旅遊企業幾乎交出了史上最難看的財報。

據中國新聞週刊不完全統計,2020年前三季度除西安旅遊外,眾信旅遊、桂林旅遊等13家上市旅企淨利潤同比均呈下降趨勢,而西安旅遊淨利潤同比增長,原因在於出售了全資子公司獲得了投資收益。

且前三季度,除了麗江股份、西安旅遊、宋城演藝等3家旅企淨利潤為正,其餘11家旅企業績均為淨虧損,其中眾信旅遊虧損幅度最大,淨利潤同比下降近四成約為-3.13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旅遊行業雖在國慶、中秋雙節期間迎來小高峯,但總體來看,我國旅遊行業仍未完全恢復。

復甦仍需時間

在12月28日文化和旅遊部召開的2020年第四季度例行新聞發佈會上,文化和旅遊部市場管理司一級巡視員侯振剛表示,2020年國慶、中秋長假期間,旅遊行業經受住了疫情常態化防控下的壓力考驗,未發生聚集性疫情,且旅遊收入恢復到同期的近七成,有利提振了旅遊行業的信心。

根據文化和旅遊部發布的數據,十一假期首日,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0.97億人次,同比恢復73.8%;實現旅遊收入766.5億元,同比恢復68.9%。而文旅部綜合各地旅遊部門、通訊運營商、線上旅行服務商的數據顯示,在八天長假期間,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6.37億人次,同比恢復79%;實現國內旅遊收入4665.6億元,同比恢復69.9%。

但同時他也強調,由於疫情仍未過去,境外仍然肆虐蔓延,境內多處散發,還有局部聚集,這些都對旅遊行業的恢復有較大影響。目前出入境旅遊仍然暫停,旅遊行業仍然沒有恢復到正常水平,還有不少差距。

因此,上市旅企業績“回血”還有待觀察。

此前西藏旅遊在三季報中表示,因疫情影響前三季度公司營收和淨利潤較2019年同期下滑明顯,而四季度為西藏旅遊行業的傳統淡季,預計2020年全年累計淨利潤可能為虧損或者同比發生重大變動。

2020年12月29日,眾信旅遊也在股吧回覆投資者稱:“今年新冠疫情發生後,公司主營業務受到較大沖擊,暫時還未恢復。”

旅遊業復甦還面臨疫情的挑戰。在當前國內出現多點、零星、散發病例的背景下,侯振剛指出,“將繼續暫不恢復旅行社及在線旅遊企業出入境團隊旅遊及‘機票+酒店’業務;景區、劇院、上網服務場所、歌舞娛樂場所、遊藝娛樂場等地將繼續執行“75%”限流政策。”

對此,神舟國旅市場部總監史濤對中國新聞週刊説道,雙節期間減少不必要出行、減少或取消聚集性活動對國內遊還是有一定影響,不過冬季相比其他季節是旅遊淡季,因此影響有限。

凱撒旅遊CEO金鷹對中國新聞週刊分析,得益於國內有力的疫情防控舉措,近期出現的零星疫情並不會大幅影響整體旅遊市場。

同時他談到,在2021年,隨着新的文旅融合業態,新技術對文旅業的賦能,新的營銷形態的不斷湧現,將持續豐富中國文旅市場,“根據2021年全球態勢及疫苗接種情況,境外疫情防控較好的國家可能與中國開放旅遊互動,旅遊企業也將在主管部門的指示下,推進中國海內外旅遊的復甦及發展。”

數字化轉型仍要練好“內功”

對旅遊業來説,2020年是極其特殊的一年,境外游完全“冰凍”,境內遊“艱難求生”。但疫情之下,旅遊業也衍生了一些新業態,倒逼產業轉型升級。

受疫情影響,2020年國內旅遊業在旅遊方式、消費需求及營銷方式上都發生了極大變化,“旅遊方式上,小型私家團、定製遊、自駕遊、自由行等非羣聚類旅遊方式更受歡迎,預約旅遊成為標配;消費需求層面,國人對健康、安全的訴求陡增,在旅遊各環節中也更加重視健康類旅遊產品及服務;此外,直播、短視頻在常態化疫情防控期間崛起,豐富了旅遊營銷方式。”金鷹表示。

中國新聞週刊注意到,去年,當線下旅遊陷入停擺、旅遊相關產業受損嚴重之時,三亞、桂林、杭州等多地的文旅局局長、旅遊企業和景區負責人在在線旅遊平台上開啓直播,介紹當地的風土人情、人文歷史、美食美景,甚至直播帶貨。攜程創始人梁建章,更是在攜程因疫情沒有收入、面臨大量退款的至暗時刻,成立了攜程直播帶貨項目組,並且親自出鏡參與直播帶貨。

除了直播帶貨,各大旅行社還紛紛開通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賬號,在上面分享景區文化知識、實景拍攝圖片以及實地講解等等,通過“雲旅遊”的方式,激發人們的旅遊需求。

經過近一年的摸索和發展,“雲看展”、“雲旅遊”、“直播帶貨”等“互聯網+旅遊”碰撞出來的火花,不僅為遊客帶來了全新體驗——足不出户看遍萬水千山,也推動了旅遊產業轉型升級。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對中國新聞週刊分析,旅遊直播、“雲看展”等旅遊新業態並非只適用於疫情等特殊時期,未來隨着數字化技術的發展,5G廣覆蓋,“雲看展”、旅遊直播等體驗效果會越來越好,這種數字化的展示也會成為一種重要的旅遊營銷。

然而就目前看來,“互聯網+旅遊”仍面臨一些瓶頸,根據中國聯通與騰訊此前聯合發佈的《2020中國智慧文旅5G應用白皮書》,在推進5G與文旅產業快速融合發展的過程中仍面臨很多困難和挑戰,主要體現為:高頻、可消費類數字文旅產品不足,在生產、管理、服務中引入新的風險,數據安全管理制度與智慧旅遊建設標準不夠完善,5G基建及智慧化改造成本高,旅遊企業改造意願不強等。

史濤亦對中國新聞週刊説道,文旅產業數字化轉型肯定是一個大趨勢,但發展過程中也會出現一些新的問題。旅遊本就是要身臨其境才會體會到樂趣和魅力,而“雲旅遊”、“旅遊直播”等始終隔着屏幕,相較線下旅遊缺乏真實性,因此對線上旅遊從業人員的要求更高:文化底藴要深厚、講解要有趣、準備要充分,這樣才能吸引用户觀看。

此外他也談到,文旅產業數字化轉型,如何確保個人隱私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隨着5G的發展,它在文旅產業上應該如何體現,即用在什麼地方,怎麼用,有沒有相對應的法律法規確保文旅產業數字化的良性發展,這都是目前努力和探索的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5G、數字化雖能促進旅遊業轉型升級,但也只是外在的工具。旅遊業要想長遠向好發展,核心還是要修煉好“內功”——作為服務業,一定要給遊客提供好的旅遊產品、好的旅遊服務和好的旅遊體驗。

“遊客旅遊體驗的提升,需要旅遊環境與旅遊服務的持續改善,需要旅遊業經營者、管理者、服務者真正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提升旅遊業發展質量。”文旅創新智庫專家李萌此前對中國新聞週刊説道。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