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熊孩子”歸位 這套“組合拳”怎樣才能打好?

2021-01-04 20:35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67288)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劉雪蓮

大連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湖南保靖一名女中學生被兩名女生打死在女廁所、甘肅隴西中學14歲男生被同學毆打致死……近年來,多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2020年底,修訂後的《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刑法修正案(十一)》以及《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試行)》的出爐,針對未成年人不良行為的教育、矯正,從懲戒到建立專門學校,再到刑事責任年齡的降低,打出了一套“組合拳”。不過,這套組合拳要打好,也並不容易。

拿“熊孩子”沒辦法?看看這套組合拳

2020年12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修訂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並將於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通過,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

2020年12月29日,教育部網站發佈《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試行)》。

時間再退回兩個多月前,2020年10月17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修訂後的未成年人保護法。

“從未成年人保護法,到預防未成年犯罪法,再到刑法修正案針對刑事責任年齡的降低,實際上是就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預防未成年犯罪打出的一套組合拳。”山東省法學會預防青少年犯罪研究會副祕書長邵守剛律師,自2008年開始致力於教育法律服務領域,現擔任青島市教育局及青島市五十多所學校的常年法律顧問,他對這套組合拳有自己的理解。

邵守剛認為:未保法把學生欺凌納入立法,明確要求學校建立學生欺凌防控制度,對老師和學生要進行欺凌防控的培訓和教育,並且打破了話語壟斷權,家長有權利參與到欺凌事件的認定和處理;

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把專門學校納入立法,解決了義務教育階段對問題學生不能勸退不能開除的問題,既能對問題學生進行專業及時的矯正,又能保障其它學生平靜安全地享受受教育的權利;

修正案對刑事責任年齡的降低有利於對問題學生形成心理震懾,也能喚起家長對問題學生行為矯正的重視。

而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則第一次以部門規章的形式對教育懲戒做出規定,給老師正常教育學生遞上一把“尚方寶劍”。

教育懲戒有了細槓槓,還得老師會用敢用

2020年12月29日,教育部網站發佈《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試行)》,這是教育部在前期廣泛調研、公開徵求意見基礎上制定頒佈的。《規則》將於2021年3月1日起實施。

“這次的懲戒規則,應該説比較細了,對於老師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進行了限定。”島城一位初中校長告訴記者,《規則》出台後,自己和幾位老師探討了下,感覺還是很有可操作性的。

根據程度輕重,《規則》將教育懲戒分為一般教育懲戒、較重教育懲戒和嚴重教育懲戒三類。

一般教育懲戒適用於違規違紀情節輕微的學生,包括點名批評、做口頭或者書面檢討、增加額外教學或者班級公益服務任務、一節課堂教學時間內的教室內站立、課後教導等;

較重教育懲戒適用於違規違紀情節較重或者經當場教育懲戒拒不改正的學生,包括德育工作負責人訓導、承擔校內公共服務、接受專門的校規校紀和行為規則教育、被暫停或者限制參加遊覽以及其他集體活動等;

嚴重教育懲戒適用於違規違紀情節嚴重或者影響惡劣,且必須是小學高年級、初中和高中階段的學生,包括停課停學、法治副校長或者法治輔導員訓誡、專門人員輔導矯治等。

《規則》同時明確禁止了七類不當教育行為:一是身體傷害,以擊打、刺扎等方式直接造成身體痛苦的體罰;二是超限度懲罰,超過正常限度的罰站、反覆抄寫,強制做不適的動作或者姿勢,以及刻意孤立等間接傷害身體、心理的變相體罰;三是言行侮辱貶損,辱罵或者以歧視性、侮辱性的言行侵犯學生人格尊嚴;四是因個人或者少數人違規違紀行為而懲罰全體學生;五是因學生個人的學習成績而懲罰學生;六是因個人情緒、好惡實施或者選擇性實施教育懲戒;七是指派學生代替自己對其他學生實施教育懲戒。

雖然懲戒有了細槓槓,但這位初中校長認為,老師真正會用敢用還需要一個過程。“這些年,有一些老師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已經形成習慣,今後需要有更多正面管教事例的激勵,老師的熱情才可能被調動起來。”

專門學校很有必要,設立運行困難很多

如果小學、初中裏有學生整體打架鬧事兒,老師管不了、家長也不管怎麼辦?答案可能很消極:沒啥好辦法。義務教育階段,不能勸退、不能開除。

修訂後的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則規定,未成年人實施刑法規定的行為,因不滿法定刑事責任年齡不予刑事處罰的,經專門教育指導委員會評估同意,教育行政部門會同公安機關可以決定對其進行專門矯治教育。

省級人民政府應當結合本地的實際情況,至少確定一所專門學校按照分校區、分班級等方式設置專門矯治教育的場所。專門矯治教育的場所實行閉環管理,公安機關、司法行政部門負責未成年人的矯治工作,教育行政部門負責未成年人的教育工作。

“這裏面提到的專門學校,原來我們比較熟悉的一個叫法是工讀學校。”青島教育界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早在2006年,青島市教育、司法等部門曾開展有關工讀學校的前期調研論證,為在青島建設工讀學校做準備,當時開展這一工作的起因是:從2000年到2005年,青島市共審結未成年人犯罪案2100多件,在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趨勢的同時,不少學校也感受到了“問題孩子”帶來的壓力。但是,後來青島市的工讀學校建設並沒有什麼動靜。

“和普通學校建設不同,工讀學校很容易被打上不好的標籤。”這位教育界人士認為,從家長角度來説,不少人即使孩子有問題,也不願把孩子送到工讀學校去,感覺孩子進了學校,就會被徹底打上“壞孩子”的烙印,甚至工讀學校本身,也會給人不太好的聯想。

“不過這次專門學校的設立,是從國家層面出台的政策,各地應該會執行。”對於專門學校的設立運行,這位教育界人士認為,設立專門學校,可以保證普通學校正常的教學秩序,也可以使“問題學生”及時得到行為矯正,免得今後走上社會犯下更大的錯。但是對於什麼學生要送專門學校,這個必須有明確的標準和嚴謹的程序,此外,專門學校的師資也會是一個大問題,矯正這樣的學生,並不是一般的老師所能勝任的。

低齡未成年人犯罪,不再有“免死金牌”

近年來,低齡未成年人惡性犯罪時有發生,觸目驚心。

2019年10月20日晚上,大連13歲初中男生蔡某某將放學的10歲的女孩小琪騙到家中,在房間裏對受害人言行不軌,小琪馬上強烈表示拒絕,並馬上要離開,此時蔡某惱羞成怒,阻止女孩回家,然後用廚房的刀,將其害死,然後將已斷氣的小琪扔在小區灌木叢中。

2019年4月,湖南保靖一名女中學生被兩名女生打死在女廁所。

2019年5月,江蘇淮安3學生相約毆打同學遭反殺致2死1傷、甘肅隴西中學14歲男生被同學毆打致死。

2019年8月,湖北襄陽東津職教中心一15歲高中生被宿舍3名同學圍毆致死。

而根據修改前的刑法規定,未滿14週歲的未成年人,無需承擔刑事責任。

經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作了個別下調。

其中規定,已滿12週歲不滿14週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追訴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12至14週歲未成年人故意殺人等犯罪,將不再是刑事“免責人羣”,他們要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