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價格虛高、“貨不對板”?消費者用腳投票

2021-01-03 16:39 工人日報閲讀 (121591) 掃描到手機

愛彼迎近日發佈2021年中國旅行洞察,國內遊繼續成為主題,旅行者渴望“旅居四方”,在即將到來的2021年春節假期裏,66%的90後受訪者表示會選擇“民宿、短租公寓、家庭旅店”出行。

民宿已成為當前很多人出遊住宿的“心頭好”,但部分民宿的價格卻讓人“高攀不起”。專業人士認為,民宿價格的制定要遵循市場規律,消費者會用腳投票,價格過高但服務不到位、又沒有特色的民宿,自然會在市場浪潮中被淘汰。

部分民宿價格太高惹爭議

孫女士一家四口打算元旦期間前往海南三亞旅遊跨年,她搜索住宿時發現好多民宿一晚價格過萬元。她看中的是一套可住4人的獨棟別墅,平時是4000多元一晚,元旦當日則漲到1.1萬元,“過節期間房價上漲可以理解,但目前漲了近3倍,過萬元的價格趕超星級酒店了。”

記者搜索發現,除了三亞,元旦期間,全國多地民宿價格普遍有所上漲。部分民宿價格甚至超過3萬元一晚,而它們平時的價格只需要幾百元至千元。

有民宿主認為,自己的院子就是等待懂它的人來住,不會依靠低價吸引人。也有業內人士表示,多數民宿主是按照收回成本的目標倒推來定價的,一年能掙錢的時間有限,高價有利於他們儘快收回成本。

此前,有消費者反映,位於貴州省雷山縣的西江老故事客棧在2020年10月3日至4日單價最低的普通觀景陽台房價格為8383元,最貴的精緻觀景標準間價格為9863元,而這一客棧日常價格僅為150~300元。該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介入調查的結果顯示,該客棧實際價格為368元至898元,網絡平台價格虛高,系前台經理在房間售罄後擅自將價格虛假抬高以獲取網絡關注。

不能只在裝修風格上做文章

北京的趙女士曾在網絡平台上預訂了一個可供8人居住的民宿院落,價格接近1萬元。她告訴記者,時值國慶假期,民宿緊俏,她預定的這家照片上看起來比較精緻,但是評價較少。“選民宿就像選盲盒,不到入住的那刻,就不會知道房間的真實情況到底如何。”入住後,趙女士才發現,這家民宿實際上就是曾經的農家樂,衞生間和卧室都陳設老舊,“和廣告上那温馨文藝的形象完全不一樣,更不值這個價格。”

諸如此類“貨不對板”的情況並不少見。此前,江蘇省消協委託第三方機構開展對江蘇民宿消費狀況調查的結果顯示,超六成消費者擔心民宿衞生狀況,而實際上只有19%的民宿牀品做到“基本潔淨”,很多民宿沒有跟治安、消防系統聯網。此外,38%的民宿沒有明碼標價的收費標準、住客須知,43%的民宿沒有公佈投訴電話和負責人電話,對消費者維權造成了一定的障礙。

採訪中記者發現,隨着民宿的“風”越來越大,像趙女士遇到的農家樂改民宿的情況也不少,換個名字、參照“網紅”風格進行裝修,便成了“見山見水,留住鄉愁”的民宿。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魏翔指出,民宿是酒店行業的新入行者,尤其在大力發展鄉村旅遊等背景之下,多地政府出台文件支持民宿行業發展,這對民宿經營者而言是極好的發展機遇。“農家樂、民俗屋跟風進場,通過裝修改造升級,也是一個自然的市場進化過程。入場者多了後,民宿不再是稀缺資源,有利於穩定並降低民宿價格。”

同時魏翔提醒民宿經營者,經營民宿不能只在裝修風格上做文章,而應在服務的標準化及特色化經營上下功夫。“好的民宿,不是隻用來吃和住的,還應重視文化體驗,深挖當地的文化特色。在提供優良住宿環境和標準化以上的服務之外,讓遊客真正能體驗當地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獨特性,民宿才能實現良性發展。”

消費者用腳投票

經歷上次失敗的盲選之後,趙女士説今後外出旅遊還是會優先考慮酒店,“相較於民宿,酒店服務相對規範和標準,根據星級進行選擇,價位就擺在那裏,房價漲幅也有更強的監管。”

途家COO王玉琛在一次民宿發展大會上表示,民宿不同於標準化的酒店產品。民宿的房東往往來自社會各行各業,對於住宿業的標準規範和專業化運營,沒有很明晰很全面的概念。也有民宿主表示,他們往往會先參考周邊的住宿價格,再根據自己提供的服務和投入成本來設定民宿的價格。

針對民宿定價虛高等問題,業內人士呼籲應儘早完善行業標準和評價體系,讓民宿走上規範化經營之路。“從無序走向有序,正是一個行業逐漸成熟的標誌。只有實現了規範化,共享經濟模式下的民宿產業才能釋放其最大價值。”小豬短租聯合創始人陳馳表示。

2017年,涉及民宿的首個國家行業標準《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生效。該標準規定,民宿經營者必須依法取得當地政府要求的相關證照,並滿足公安機關治安消防相關要求;民宿單幢建築客房數量應不超過14間(套)。在衞生服務方面,要求客房牀單、被套、枕套、毛巾等應做到每客必換。

各地方也紛紛出台民宿管理辦法,規範當地民宿行業。例如,2019年,北京市文化和旅遊局公佈了新版《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將旅遊民宿從低到高分為三星級、四星級、五星級3個等級,明確了劃分條件。對於違規違法經營、發生重大投訴的民宿,建立退出機制。

此外,一些民宿平台也推出了自己的定級標準。例如,2020年,途家發佈了新的《民宿分級標準》,通過對民宿硬件、裝修、服務、景觀、特色、本地建築特色和主人背景綜合打分,再結合政府協會推介、人工抽檢、實地探店等評估,最終將民宿分成了兩鑽、三鑽、四鑽、五鑽和七星民宿五個等級。

魏翔指出,行業標準的建立有利於提高民宿定價的透明度,為消費者挑選合適的民宿提供依據,同時也可以規範民宿經營,促進民宿行業健康發展。魏翔提醒民宿經營者,價格的制定要遵循市場規律,“消費者會用腳投票,價格過高但服務不到位、又沒有自己特色的民宿,自然會在市場浪潮中被淘汰。”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