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捧火臨期食品市場 青島商場促銷一天能賣10萬元

2020-12-29 07:31 大眾報業·半島網-半島都市報閲讀 (136556) 掃描到手機

◤三小優購進口商品折扣倉展廳裏,不少人正在選購。 

島城不少商超裏特意設置了臨期商品區。

文/圖 半島全媒體記者 呂華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每個東西上面都有一個日子,秋刀魚會過期,肉醬會過期,連保鮮紙都會過期……”26年前,由王家衞執導的電影《重慶森林》裏,“過期”一詞充滿強烈的悲觀主義色彩。現實中,“臨期”彷彿也擁有着“過期”二字一半的悲傷,但是如今,在許多商家和消費者眼中,那些“大限將至”的臨期食品卻被賦予了全新的生命,煥發出勃勃生機。

“樂事薯片3.5元一包,維維豆奶1元一瓶,酸辣粉2元一桶……”臨期貨物旁,天天喊窮的“打工人”沉迷於“薅羊毛”的樂趣。而在臨期食品“白菜價”的背後,又是創造新價值的“潛藏市場”。

1

省錢一族看上眼

臨期食品很“火”

“這包老闆仔海苔的保質期到2021年2月26日,還有兩個月到期,所以現在價格是原價的五折,我覺得很划算。”12月24日,在盒馬鮮生CBD卓越大融城店的臨近保質期商品銷售區旁,顧客王女士向記者展示着她的“戰利品”:“樂事薯片3.5元一包,維維豆奶1元一瓶,酸辣粉2元一桶……50塊錢就能買一大包零食。”作為省錢一族,王女士坦言:“臨期又不代表過期,價格卻比正期的便宜很多,只要別一次性囤太多,我一般會選擇臨期食品。”

誠如王女士所言,記者在採訪調查中發現,有近八成顧客表示會因為價格低廉而購買臨期食品。

今年9月17日,豆瓣小組“我愛臨期食品”成立,組長“花影時期”在小組簡介中寫道:“用打折的價格,吃到不打折的美味。”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小組成員已突破兩萬。在百度貼吧,“臨期食品種草掃雷”“臨期酸奶打折購買攻略”“臨期食品店鋪推薦”……“臨期”相關貼子數超過三萬。知乎問答平台單單一條“臨期食品,買還是不買”的文章,熱度就達2.3萬。而在流量更大的新浪微博,“臨期”相關話題閲讀量更是達到了1.2億次。

“這一屆年輕人精打細算起來,真不比父母那一代差。”青島眾匯騰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彭湃有感而發,他認為和父母那一代相比,當下的年輕人不會斤斤計較購買臨期食品時的面子問題,反而更加願意去探討這些食品真正有多少實惠。

臨期食品,是指即將到達食品保質期但仍在保質期內的食品,屬於安全食物的範圍。臨期食品到底有多大的市場?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20年國內休閒食品行業總規模預計超過11000億元。而記者諮詢業內人士獲知,休閒食品行業庫存沉澱率約5%,臨期食品規模粗略一算也有500多億元。

2

差異化“不拼價”

折扣倉商超共贏

既然臨期食品和正期食品的價格存在明顯差異,那折扣倉和商超打價格戰似乎成了無法避免的事情。城陽區三小優購進口商品折扣倉的銷售經理吳玉領卻給出這樣的解釋:“價格戰其實是不存在的,因為我們的臨期貨物主要是進口商品,正好可以跟各大商超形成差異化生存,他們會很歡迎我們入駐,因為我們的商品如果賣得好也可以給他們引流。”

吳玉領告訴記者,無論是差異化的進口食品、還是低廉的價格,都為商超吸引了新的客流:“2019年幾乎一整年的時間,我們都陸陸續續地在各大超市搞促銷活動,包括家佳源、利客來、維客廣場都有。”吳玉領把折扣倉和商超的這種關係理解為合作共贏,商超免費提供場地,折扣倉的臨期食品入駐,雙方再參與利潤分成。

“我們銷了產品,他們得了流量。所以合作就順理成章。”據吳玉領介紹,折扣倉與商超合作的形式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在超市進出口的地方做場外特賣;另一種是直接與賣場聯合,搞買贈活動、試吃活動。“效果最好的就是場外特賣,最火爆的時候能有五六個促銷台,七八個人不停地補貨,一天營業額能達到10萬元左右。”吳玉領説道。

據吳玉領介紹,三小優購進口商品折扣倉裏的臨期食品佔總倉儲量的80%左右,在體量、出貨量和貨物品項等方面都位居山東省首位:“我們還是以批發為主,目前在青島主要有城陽和即墨兩家倉庫,服務於青、煙、威等地區。在全國其他地方,比如北京、上海、天津等地,差不多還有幾十個倉庫,基本上全國各地的客户都有。”

3

整體接受度不高

門店“混搭”經營

“年輕人接受新鮮事物比較快,但是有很多老年人,意識仍然沒有那麼強,對臨期食品的接受度上還是差了點。”彭湃道出行業面臨的普遍痛點:“單純只賣臨期食品的店是很難經營下去的,至少對於青島來説是這樣,所以我們會在店裏加一些其他正期的折扣商品。”

彭湃表示,全品類開發是未來折扣店的發展趨勢:“像我們店,最開始的時候只賣進口臨期食品,後來發現只要有折扣顧客都喜歡,就增加了正期折扣,後來又增加了洗護用品,現在鍋碗瓢盆我們都賣。”

“我們現在都不説‘臨期’這個詞了。”吳玉領表示,相較於“臨期”這個詞,“折扣”“促銷”的説法會更加吸引消費者一些,“因為‘臨期’只是單純強調日期,而‘折扣’不但包含‘臨期’的意思,還能説明價格便宜,它給消費者體現的優惠更加直觀。”

在知乎、微博等網絡平台,關於“大家可以接受臨期食品嗎?”“該不該為了便宜買臨期食品?”“你願意購買臨期食品嗎?”這3條話題的閲讀量達到2756萬次。記者調查發現,有48.7%的消費者表示不會購買臨期食品,“好面子”“擔心食品安全問題”“怕囤貨吃不完”成為拒絕臨期食品的三大熱門理由。

值得一提的是,對“臨期”一詞的偏見,還體現在資本市場。企查查數據顯示,全國範圍內,企業名稱、經營範圍含關鍵詞“食品折扣”的企業共80家,而含關鍵詞“臨期食品”的企業僅有20家,其中一半是今年完成註冊。“全國的臨期店、折扣店有很多,但是能稱得上企業的就很少,臨期企業仍然是一個很小眾的賽道。”彭湃總結道。

■延伸 臨期食品迎風口? 想創業先要避坑

眼下,臨期食品市場愈發火熱,在很多人眼中成為新風口,不少“打工人”甚至躍躍欲試,想以此作為創業契機。

“你如果想開臨期食品店的話,先在我這裏交2000塊錢代理費用,之後我會給你對接我這裏所有的一手貨源倉庫。”來自北京市朝陽區的某臨期食品代理商向記者透露,他掌握着北京、天津、河北的一手貨源倉庫信息,要想得到這些一手貨源,必須要先交代理費用。

“為什麼要收你2000塊錢呢?因為我這裏的都是一手貨源,不像外面那種加盟的,要你交10000~20000塊錢加盟費,之後你還要從他們那裏上貨,他們再從貨物上掙你的錢。”據該代理商介紹,加盟也好、代理也罷,只要你後期還從中間商手上進貨,就免不了要被中間商在貨物上連續“割韭菜”,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對接一手貨源,避免中間商賺差價。

邏輯看似毫無破綻,但仔細一品該代理商接下來的話,竟有點“空手套白狼”的意思:“我手裏沒有倉庫也沒有貨,我只有資源,我幫你對接上之後,你跟他們聯繫就好了,剩下的我就不負責管了。”顯然,這位代理商不費一兵一卒,賣完資源就能“全身而退”。

無獨有偶,和代理費一樣水漲船高的,還有令人咂舌的加盟費。據一位業內人士介紹,線下臨期食品店“好特賣”的加盟費已經飆升到80萬元。

“很多代理商和加盟商只是一味地讓你交錢,並不提供後續服務,而且你也無從知曉他們給你對接的是不是一手貨源。”吳玉領認為,與其把錢交給這種不包售後的代理商、加盟商,不如自己動手去找資源,現在很多平台都有各地倉庫信息。

“就算真給你一手倉庫貨源,你拿那麼點貨,人家老闆也未必理你。”吳玉領感慨道。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