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房齡30多年,房主幾經更迭,房屋維修資金難啓用

2020-11-23 08:15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343810) 掃描到手機

今年的青島,雨水似乎來得比往年更早了一些。這讓本來就飽受漏雨之苦的鞍山五路21號樓一單元的居民,提前過起了提心吊膽的日子。

房齡30多年,房主幾經更迭,維修資金難以啓用……一個個問題擺在海倫路街道哈爾濱路社區黨委書記隋金鳳面前。

隋金鳳(右)

查户主、跑“房管”、協調居民簽字……一道道程序讓隋金鳳忙得不可開交。

然而即便這樣,那封本打算啓動房屋維修的“給居民的一封信”,依然躺在隋金鳳的電腦裏,至今沒有機會貼到單元樓的門上。奔波了3個月,房屋維修資金還是沒能啓用,隋金鳳到現在也沒能將樓頂的“漏”堵上。

簡單任務

跟周圍的樓房一樣,鞍山五路21號樓,紅瓦拱頂,樓體被粉刷成了主體黃色、頂樓白色、底層磚色。簡約鮮明的風格掩蓋了它的年齡,只有樓院牆圍上的石頭才能看出一點半點歲月的痕跡。

今年5月份,一單元陸續有居民找到哈爾濱路社區居委會,跟社區書記、主任一肩挑的隋金鳳反映房頂漏雨的問題。隋金鳳趕緊去實地查看,一看,也皺起了眉頭。頂樓住户家裏牆壁上,一道道發黑的黴斑,看着揪心。

她爬上了樓頂,查找原因:這棟樓在2010年前後進行過平改坡,沒做防水;個別居民將用不上的大件傢俱堆在了上面,必然造成一定的損壞。

“修!”

隋金鳳想,必須得在雨季前就修好。

幹了16年的社區當家人,隋金鳳對老樓維修的流程很熟悉,最好的辦法就是啓用房屋維修資金。一回到社區居委會,她就給樓長王文打了個電話,約着一起跑跑手續。他倆盤算着,先查查這些居民賬户上的房屋維修資金有多少,根據維修花費算算平攤多少,然後找居民簽字同意就行了。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讓他們始料未及。

一團亂麻

王文拿出一個紅色的文件夾,剛從醫院打針回來的他,手上還貼着止血膠布。為了樓頂維修,王文和隋金鳳奔波了大半年,光資料就積攢了厚厚的一本夾子。

A4紙打印的一本厚冊裏,每一頁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名和看不懂的編號。“看,這一本有600多個人名,還算少的,還有一本700多個人”。而當時要維修這棟老樓,王文和隋金鳳就要從這上千個人名裏找到28户住房的原始房主。

之所以這麼費勁,一個原因就是這棟樓屬於單位自建住房,有些房屋被個人買下來了,經過30多年,房主幾經更迭,有些房屋還在出租。而每户的房屋維修資金繳存又相對混亂,只有一根根捋出來每户的所有權更迭線,找到每一任房主,才能知道每户的繳存情況:是否繳費?誰繳的費?差額多少?

繁雜的任務擺在兩人面前,簡直是一團亂麻。

漏網之魚

如果一棟新樓動用房屋維修資金或許沒有這麼多麻煩事兒,如果有健全的房屋維修資金賬户管理也能省心不少。

可歷史沒有如果。這棟老樓有太多的問題,有看得見的,也有看不見的。

房屋維修一直是百姓關心的熱點問題,對此青島市也專門立法。

2011年11月18日,市政府公佈了《青島市房屋專項維修資金管理辦法(試行)》,並於2012年3月1日起施行。該試行條例中明確將屋頂歸屬於房屋共用部位,屬於可以使用房屋專項維修資金的範疇,並遵循誰受益誰負擔的原則按規定分攤。

其中也明確了各職能部門的分工,編織了一張房屋維修資金籌集的法律保護網:市房屋行政主管部門、市房屋專項維修資金管理機構、各區的房屋專項維修資金管理機構,以及財政、審計部門各司其職,各區街道辦事處也被要求做好房屋專項維修資金相關工作。

但鞍山五路21號樓一單元卻成了“漏網之魚”。

按照上述試行條例規定,業主房屋户門號分户賬中,房屋專項維修資金餘額不足首期交存額30%的,應當及時足額續交。

顯然,這棟樓缺了這一環,為如今的維修留下了隱患。

這棟樓是上世紀80年代郵電系統所建,隨着上世紀末郵電分家,電信拆分出移動、聯動、網通、電信。這棟樓雖然沒有動,但裏邊住的人和房子的歸屬幾經變換,要不是現在要維修了,這還真成了一個謎。

大海撈針

然而,破解謎局的過程,卻成了王文口中的“偵探破案”,峯迴路轉,起起伏伏。

剛開始得知這棟樓是當時的郵電系統建設的,隋金鳳跟王文就找到了郵政公司。“這棟樓是我們的吧”,兩人得到了近乎肯定的答覆。在他們的眼中,曙光乍現。

可由於“分家”以前的檔案缺失了,郵政公司也不能給出確信的證據來證明。對方説要不是他們去找,都忘記了這棟樓的存在。

隋金鳳、王文又來到銀行,查看這棟被認為屬於郵政系統的老房每户的房屋維修資金的賬户餘額。可這一調取就傻眼了,對方給出了一份600多人的名單。這是郵政青島分公司所有公有住房產權人的明細,並沒有具體到哪一棟房子,沒有住址,甚至沒有聯繫方式。

從600多人中找出28户,無異於大海撈針。

怎麼辦?挨個查吧。

經過跟現有住户的比對,兩位現有居民的名字出現在了表中,其他的全部對不上。這也是預料中的問題,於是隋金鳳帶着工作人員通過户籍部門開始一個個賬户核查。整個過程既繁瑣,也讓人憋屈。陌生電話打過去,被懷疑是推銷的、詐騙的都有,還有人已經去世,也有人不配合。最讓大家難受的是,整整忙活了一個多月,這本冊子上的600多個賬户沒有一個跟這棟老樓有聯繫,那兩個名字一樣的,最後發現也是重名。也就是説這棟樓根本不屬於郵政。

曙光被烏雲遮蓋。但隋金鳳和王文不死心,繼續調查。後來得知這棟樓屬於聯通,於是他們又跑到那去諮詢。

“這棟樓是我們的吧”,他們得到了幾乎一樣的答覆。

他們再次來到銀行,再次得到了一份700多人的名單。更長的名單,依然沒有電話,沒有住址。好在當700多個人一個個聯繫上的時候,20多户原居民的名單漸漸浮出水面。“這個房子我們不住在那都多少年了!”很多原居民都感到驚訝,社區工作人員就趕忙跟對方解釋。聽説老樓房頂漏雨需要維修,大多數人都很配合。

最終調查發現,有的房子倒手多達六次。線索一次次中斷,社區工作人員只能通過多種渠道再把這些斷頭的線再接上。

刨除團結户,應該從這份名單裏找出24户的原房主信息,但還是有幾户的線索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他們又跑到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從這裏調取了28户的產權人信息,跟這份名單一一比對,再進一步查找,終於釐清了居住名單。

一波又起

眼瞅着就要大功告成了,可難題又來了:704户沒有住人,大門常年緊閉。

跟居民瞭解情況,得知這裏邊不是住户,而是機器設備。

這些設備屬於哪家公司?為了破解這個疑團,他們又跑了多個通信公司。原本以為樓上的居民大都屬於聯通的,這個房子也應該屬於聯通,但調查發現並非如此。

一户解決不了,查不到賬户,取不了房屋維修資金,就修不了樓頂。

又是一連串的奔波,他們終於查出這棟樓屬於電信,準確地説是屬於山東通信服務公司青島分公司。可是,該公司的總部在濟南,需要社區居委會跟濟南總部對接。

王文提供的檔案中有一張表,“原自管房單位”的位置蓋着該公司的公章。而為了蓋上這份公章,隋金鳳和王文卻用了將近1個月的時間。社區需要發函到濟南,對方核實情況後才能調取這部分房屋維修資金。中間還因為不符合對方的要求重發了一次快遞,反反覆覆,最終才辦完了手續。

無論如何,一棟樓的權屬都搞清楚了,賬户上的錢也都查到了。只是釐清這棟樓原住户關係就花費了3個月!

眼瞅着雨季來了,居民們也有來社區質問的,説這麼長時間怎麼還沒解決。只有隋金鳳和王文知道,他們不是沒有解決,反而是在積極爭取,要不是想為百姓解決困難的這根弦兒繃着,他們估計也不會堅持下來。

的確,在這個過程中,隋金鳳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比如在一次調取原居民住房維修資金賬户信息時,當時身為市人大代表的她還在市“兩會”上,王文到了現場,卻被告知他們沒有權利調取信息,必須由街道派一名公務員陪同。

得知這個情況後,還在市“兩會”上的隋金鳳一邊開會,一邊電話與各方聯絡。她忍着委屈,請街道派了一位公務員帶着工作證,拿好介紹信,再次來到現場,對方這才給開出了那份長長的名單。

上文提到的試行條例中,明確了房屋維修資金從繳存、監管到使用各環節,各級政府部門的職責範圍,唯獨社區居委會沒被提及。但這並非説社區居委會不用管這事兒,跟其他的社會治理問題一樣,房屋維修所涉及的各項流程的辦理和規章的執行,最終的落腳點都在社區裏。老百姓管這個叫“上頭千條線,底下一根針”。隋金鳳説,社區居委會的工作往往就是那一根針,承擔着巨大的壓力。

一票否決

經過3個多月的努力,薄薄的3張A4紙上,這份“鞍山五路21號樓一單元房屋維修資金繳存情況”的表格終於填完。

這份表格裏有31個住户信息,這是因為28套房裏除了704是機房外,還有3户是團結户,房屋產權還在單位手裏,他們屬於租户。

得知老樓維修,全樓的住户都很支持。由於歷史原因,租住户有些沒有足額繳納房租,因此維修資金賬户裏欠着賬,有的租户立即前去補繳了房租,把這個欠賬給平上了。

為了瞭解情況並讓住户們簽字,隋金鳳帶着社區工作人員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尤其是王文,為了讓居民早日住上不漏雨的房子,今年72歲的他更是一心撲在了這個事兒上。

有一次下着大雨,王文怕耽擱了進度,還是冒雨到居民家裏瞭解情況,可到了半路風雨太大,把他撐的傘都給刮折了,自己也淋了一場大雨。“我原來身體很好的,但就是今年感覺不太好,比較疲勞,夏天那麼熱的天在外面跑有些吃不消了。”採訪當天,王文手上還貼着扎針後的止血膠布。因為頸椎病、腦缺血,再加上最近人口普查的大強度工作量,撐不住的他住了醫院。

王文説,這個事兒難辦,但讓他能堅持下來的,是自己想給社區居民辦好這個事兒的心。

“羣眾身邊無小事”,哈爾濱路社區這個黨建品牌的口號,是隋金鳳帶領社區工作人員向居民提出來的,他們也是這麼做的。王文認為,自己作為社區工作人員,既然是羣眾的事兒無小事,要辦就要辦好。

萬事就怕“但是”,本來以為克服種種困難,房子可以維修了,連“給居民的一封信”都寫好了,房子維修卻卡殼了。臨門一腳,遭遇了一票否決。

問題最後就卡在一個租户那。當幾乎所有的住户都同意維修的時候,這户居民卻拒絕簽字,並且一度切斷了與社區溝通的渠道。那段時間隋金鳳跟王文反覆給他們家打電話,對方都不接聽,換了好幾個陌生電話打還是沒接。最後換了一個電話終於打通了,對方表示自己有難處,裏邊也有很多歷史問題,總而言之他不會簽字的。

這個答覆,讓社區居委會也沒了辦法。

奔波3個月跑出來的資料都躺在一個紅色的文件夾裏。其中一張紙上記錄着:經核算,鞍山五路21號樓一單元樓頂漏雨的總維修費用為22473.98元,28套房31户按照房屋面積分攤。

包括這份記錄,所有的資料社區都完整地保留着,問題還在那裏,期待着還能解決。

就這樣放棄嗎?隋金鳳和王文都不想。在紛繁忙碌之餘,他倆還是會經常碰個頭,想想有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返回半島網首頁>>